• >首頁
  • >新聞中心
  • >員工天地

風口之翼

  

  台風“利奇馬”在台州大地上肆虐那晚,我的發小老P在單位值班,糧站,七月份剛收了糧。另一個發小老Z,記者,也在值班,她說社裏的記者大多奔赴溫嶺、玉環等可能的登陸點。

  第二天風止雨住,臨海古城,洪水以不可阻擋之勢,沖破西門城牆的城門,古城瞬間一片汪洋。還在值班的老P已回不了家,所居小區已被洪水包圍,車輛盡數被淹,但她已顧不上這些了,各鄉鎮糧站頻傳不好的消息,讓她心急如焚。災後她說及當天情形時,仍忍不住哭出聲來:“那麽多糧食,農民起早摸黑種的,粒粒皆辛苦!粒粒皆辛苦啊!”老Z她的同事轉戰臨海,西門街有她家的老房子,她母親讓她得空去看看,她說西門是重災區,老屋肯定是那樣了,不看也罷。她說到當日所見:“太慘了,特別是城郊外農村,堪比災難片,單位男同事,堂堂七尺男兒,都落下淚來,太慘了!”

  家園受創,讓多少城內城外,乃至全國的臨海子弟心疼落淚呢!是原本是一座多麽美麗的古城啊!

  小學五年級時,我隨轉業的父親舉家從舟山回到家鄉臨海。初住紫陽街,偎依古城牆,對望巾子山。感受著古城與衆不同的氣韻,這種氣韻,于一磚一瓦間蘊積,于一春一秋間流轉,非一朝一夕所能沉澱,讓久居海島的我一下子就喜歡上了她的美。在學校裏,我結識了老P和老Z,她們帶我走遍了古城的各個角落。閑暇時,我們去得最多的就是古城牆,我們或坐在城牆上看江水東流,或在城牆上奔跑、放歌。起風時,老P喜歡站在城牆的垛口,張開雙臂和手指,她說:會有風從指間流出的感覺,感覺自己在飛。即使在冬天,風冽冽,把我們的小臉凍得通紅,我們卻一點也不覺得冷,我們張開雙臂,迎著風跑,我們在唱:“迎著風聲越大歌聲越高亢!”

  此時,歌聲嘹亮,依然在唱響。四方援助的力量擁在古城,軍人、學生、各行各業的人。老P走上街頭,發放振災物資,老Z四處采訪,傳播著正能量。千千萬萬的臨海人民在抗災自救,譜寫了一曲曲愛的傳唱。我于災後五日回家,主幹道基本恢複原貌,幹淨整潔。只是小巷小弄堂裏,依舊雜亂。洪水退後留下的黃泥沙,幹涸後變成漫天飛揚的灰塵。父母所居住的社區,在街道幹部的指揮下,各家各戶出人出力,清洗街道。他們借來水槍,沖洗的沖洗,掃地的掃地,清晨很早就開始了,太陽火辣辣的出來了,也不停歇。這裏的居民大多是六十歲以上的老人,子女多在椒江或在外地工作。在漫天的灰塵中,他們“塵滿面,鬓如霜”,幹得熱火朝天。我看見我的老父母也在清掃,他們前幾天還在電話裏說:家裏樓下樓道都掃幹淨了,一些年輕人打掃的。我們都好著呢,你別擔心。樓道是志願者幫助打掃的,他們感激在心,這些來不及清理的地方,雖然不是自家門口,他們也拿起掃帚,不顧自己年邁,走上街頭。一時間,我有種欲淚的感覺。

  老Z說,最近常常被感動著,常常流淚。“爲什麽我的眼裏常含淚水,因爲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。”是啊!故土家園,父母之邦,誰忍心看她遭受創傷。城門破了,城牆未倒。所謂衆志成城,就是心與心疊加起來,象古城牆上的每一塊磚,一塊塊,一層層,緊密地聯在一起,堅不可摧。“月缺不改光,劍折不改剛”,那麽就算飛翔的羽翼受傷,仍不改原來的方向,逆風而翔。

  風之翼,隱約在誰的歌聲裏!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采購中心  徐建青


分享到: 0

[ 發布時間:2019-08-20 16:53:40    浏覽量: ]

食野之蘋

沒有了

醫院地址:浙江省台州市經濟開發區東海大道999號(郵編:318000)

健康服務快線:0576-81899120    0576-88526222(日)   0576-88526111(夜)

醫院網址:http://www.ruzclhina.com